Notifications
Article
淄博XR行业观察
Updated a year ago
515
7
本文内容基于个人经历,仅提供侧面参考,不具有普适参考价值,部分内容甚至带有主观感情,请勿用于商业决策。
淄博位于鲁中地区,四面环山,属国内三线城市,以重工业为主。2016年,笔者像其他VR从业者一样,购买的第一台真正意义上的VR设备是HTC VIVE,从这里起步入行,基于各种机缘,逐渐离开了这个市场,但是作为家乡和办公所在地,一直有幸能够观察到在XR行业大环境影响下这里的个体和团队,在此作为一个总结,以下。

VR开发技术栈:Unity+HTC VIVE依然是主流软硬件开发方案

Unity方面,资源、教程相对丰富,从业人员较多,能够帮助团队快速制作产品原型,并且公司能够大概率招募到Unity开发者来搭建团队;HTC VIVE方面,该设备目前依然是国内能够采购到的体验相对较好的“行货”,渠道和售后相对完善。除此之外,也有使用Unreal+Oculus Rift组合进行开发的团队,但是在开发过程中,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Oculus平台的文档较难获取,给开发工作带来不少麻烦,本地使用虚幻引擎的从业人员稀少,对于团队搭建也带来了困难,多数是从当前技术团队内做转化。极少数公司正在或者将要使用A-Frame、Three.js、Babylon.js等工具进行WebVR项目的开发。这也基本上符合目前行业的技术选型比例。

技术人才:严重匮乏

本地XR技术人员存在一个普遍的现象,即他们来到这家公司之前,完全没有经历过完整的XR内容制作流程。
开发人员方面,淄博目前技术从业者多是基于C#、PHP、JS、C++、Python从事网站开发、微信小程序、嵌入式系统等工作。合格的Unity开发人员短缺,在本地人才市场比较现实的做法是先雇佣初学者,然后给予充分的学习时间,在做项目的过程中进行提高,然而能否提高开发效率缩短项目工期,往往取决于员工的工作态度,然而在稍有层级划分的团队,项目Leader为了赶工期,需要帮助这些学徒承担一部分工作,背上骑着很多猴子。
美术方面多以3DS MAX、Maya为主要创作工具,他们一般来自装饰、动画、设计行业,缺乏对游戏引擎工作原理的认知,基础的美术资源制作流程从建模以后便已经与他们之前的工作流程完全不同,比如展UV、PBR贴图等技术和工序,更不用说基于引擎的对接标准和优化原则。

线下体验店:重度依赖流量生存

线下VR体验店对于技术依赖相对较低,是VR行业起步阶段最先涌现出来的一种形式,在一定程度上教育了本地大众市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热度逐渐散去,目前能够存活的仅限于几个人流量较大的shopping mall,月收入与节假日数量呈正相关。就张店一城而言,仅有华润万象汇一处还能看到偶有顾客体验,在开业初期呈现过排队体验的壮观场面,而现在多数情况下,VR设备处于闲置状态,目前该店引进了XBox、PS4等游戏机,希望借此吸引流量补贴场地租金。

高校:学校师资不足,学生学习需求旺盛

高校目前尚不具备能够满足学生学习需求的师资力量,学生对于XR技术的学习需求却日渐旺盛,这些需求主要来自个人兴趣、未来就业、技能大赛、毕业设计等,教师改变教学内容的惯性较大,加之日常教学管理任务繁重,短时间内较难为学生提供成体系的XR技术课程。学校方面受限于体制,教师录用门槛较高——通常会将学位作为录用的第一考量,所以雇佣一名专门教授XR技术的教师是不现实的。
在这种背景下,短期内对于社会公司来说是难得的机会,尤其是教育部在2019年高职院校开设虚拟现实专业以后,师资和教材面临匮乏的境地,学校通常会与企业合作将培训服务外包,采用校企合作的形式暂时缓解学生的需求,但长久来看,专业走向成熟,行业需要学术科研理论来推进,高校还是需要培养或引进自己的师资力量。

社会公司:以toB(外包)服务为主,toC成型产品寥寥无几

  • 业务类型:
承接项目外包是目前最为普遍的一种业务形态,但是如前文所述,由于本地相关人才缺乏,团队规模较小,这就陷入一种两难境地:大项目吃不下,小项目吃不饱。大型项目需要做一定的技术探索,周期漫长,期间与甲方扯皮不断,如果将一部分模块交与其它外包公司,同样是因为欠缺经验,导致对接标准模糊,期间与乙方扯皮不断,更不用说还要应付项目过程中偶尔出现的人员离职流失的问题,项目延期或违约风险较大;小型项目跑不过运营成本,有的项目经过了N层转包,利润极低,同时沟通成本较高,开发过程需要层层确认反复修改,人才的匮乏也使公司很快碰到了发展的玻璃顶。
少数技术和资金实力兼具的公司,能够在现有业务基础上展开XR相关的研发工作,团队成员虽然初期相关技术薄弱,但是能够快速学习,集中力量做技术攻坚,加之公司能够以雄厚的研发资金支持,承担了团队的试错成本,使得产品能够孵化成型,有的产品已经纳入了现有业务中并带来了收入,例如某公司开发的结合TensorFlow技术的AR电力安全巡线项目。
其它XR相关技术类型由于规模较小,不再进行赘述,在此仅做罗列,其中包括代理售卖AR幼教产品、VR设备出租、装修全景照片制作等。
  • 从业心态及经营模式:
多数公司将XR项目作为一种投机性投资,心态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看到了XR技术,确切的说是XR设备高大上的一面,希望能够通过宣传手段提高企业形象,以谋取一些其他社会资源;另外一种是受迫于营收压力,希望借助XR业务带来新的增长点。接触过的公司有半数在了解了相关技术以后,经过多方权衡,包括人员配置、机会成本、现有资源等因素,最终没有落地执行,在此按下不表。
在真正付诸实践的公司中,其中有一类,它们来自其他传统行业,希望借助XR技术解决所在传统行业的问题,于是组建团队研发产品。笔者也是比较看好这种形式的业务发展,即首先以传统行业资深人士牵头,他们一般浸淫行业多年,对所处行业具有相对深刻的见解,然后再使用XR技术来解决问题。但是这类公司的问题是,从某种程度上来看,他们是从传统行业跨界到了互联网行业,互联网产品思维欠缺,喜欢闭门憋大招,没有广泛调研市场需求,客户访谈中的问题设置偏主观,缺少足够的洞见,得到的结论往往都是支撑他们的产品功能假设,商业模式的设计也受所从事行业影响较大。另外,在产品研发阶段,企业主对技术理解不足,通常会高估或低估了XR技术能够在产品中实现的功能,多数情况是高估,他们往往在媒体过度渲染的情况下又开了一些不必要的脑洞。在这些因素的影响下,待产品研发完毕投向市场时,发现无人买单,产品功能与市场需求不匹配,最终成为一个作品而不是产品,想来也是比较可惜。

【番外】甲方:省内80%不尊重乙方的劳动时间,省外相反

笔者在早期为本地团队提供了一些知识服务,看到在淄博乃至山东范围内,甲方对于服务者付出的时间基本持漠视态度,比如开发方案、教学方案、需求文档的制定等工作,而在实际项目的结束阶段,拖欠费用现象严重,形式和借口主要有:展望未来广阔的合作前景、暗示未来项目的数量、坦言资金周转不灵、劝诫吃亏是福等,态度恶劣者,会质疑服务者的格局,但最终,甲方往往展示了更窄的格局。
反观省外一二线城市,无论实体规模大小,对于知识服务者在每一阶段的时间付出均看作是需要购买的服务,商业行为纯粹,理性多于感性,虽然同样存在人情,但均后置于交易过程。当然,所谓相反,指的是20%的企业或个体,也存在着这样的问题,有些手段让人哭笑不得,比如偷换概念、修改所得税收入类型等。
知识服务者的成本是时间,交易的也是时间。
窃以为,造成省内甲方众生相的主要因素有二:一是水浒文化的历史熏陶,人情氛围处处可见;二是俺们省只有两种工作,一种是有编制,一种是没工作。

总结

再次强调,本文内容基于个人经历,仅提供侧面参考,不具有普适参考价值,部分内容甚至带有主观感情,请勿用于商业决策。
Tags:
邵伟
Unity 价值专家 / 公众号:XR技术研习社 - Educator
23
Comments
L
Landis
a year ago
说的挺好的
0
嗨,木头
a year ago
这种情况应该是1-2线后的城市都共性的问题,说白了素质意识格局没有与价值观对等
1
CoNick
a year ago
邵伟现在也在淄博工作吗?
没有,我在杭州,游戏行业,之前是在济南做VR虚拟现实的,都是看老师的教程入的门
1
邵伟
a year ago
Unity 价值专家 / 公众号:XR技术研习社
CoNick同为淄博人感觉老师说的非常对,就目前来说,不光是淄博这样,济南和青岛的情况也是差不多,只不过相比较而言要比淄博稍微好一点
现在也在淄博工作吗?
0
shi yongwang
a year ago
淄博,也太小的城市了。技术人才太少了吧。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