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fications
Article
维果茨基和支架式教学法
Updated 4 days ago
41
0
2019小知识系列(四)
今天几乎所有K12教育的理论都可以上溯到两位心理学大师,其中一位是我提到多次的Seymour教授的老师Jean Piaget。
还有一位,就是今天我要说的主角,生于沙俄,长于苏联,才华横溢却英年早逝的马克思主义心理学家维果茨基。
维果茨基的研究主要集中在认知心理学、教育学和发展心理学上,他认为语言、文化和历史对人类智力的形成与发展起主要作用。他对用考孩子已知知识来评价孩子的智力水平的方法提出了质疑,并提出了近侧发展区间的心理学假说,认为学习的过程,在已知和未知之间还存在一个在有人帮助下可以做到的中间地带,在这个中间地带给孩子提供帮助,就可以帮助孩子把未知变成已知,逐步拓展能力和智力。虽然他本人从未提到过支架教学法本身,但是后来的学者们把基于此模型的支架教学法归功于他。
作为一个马克思主义心理学家,维果茨基不主张教条的搬用马克思说过的话作为心理学理论模型的证明,而认为最少应该去阅读马克思的原著并了解马克思本人为何这么论述的原因,从这个基础上去检验心理学模型。
可惜,这位心理学大师37岁的时候即因肺结核早早的离世了。
他的学生们在接下来的半个世纪里继续发展他的理论,可惜因为之后的苏联内部动荡、二战以及冷战,他的学说直到上个世纪80年代初期,才为已经对Jean Piaget的建构主义厌倦的西方心理学家们所知,并因此激发了大量的后续研究,在其离世半个世纪后成为了心理学的一代宗师。
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经过翻译介绍的维果茨基的研究成为了认知学研究的热门,甚至于在美国国家科学基金资助的教育学研究里,维果茨基的理论与方法成为了如同几何公理一般的存在,在我读书的时候,更是课程里必须掌握的考试必考的核心知识。
可是,就在刚刚过去的2018年里,一切突然崩塌了。
由于脑神经科学的发展和近年来人工智能研究的大热, 西方教育学、认知心理学和脑神经科学的研究者们开始使用更先进的仪器和更精确完备的实验来验证之前的经典认知理论。维果茨基的著作因为相对“新”的缘故,自然成为了近些年研究的大热(用人工智能研究领域的一句话,手上有锤子,到处找钉子,维果茨基恰恰是个钉子户)。
当现代的研究者们认真梳理陆续出版出现的他的著作的时候发现,原来认为的维果茨基的理论其实根本不存在,在其著作中根本没有出现过。
仔细分析他的著作后还发现,维果茨基的理论并不完备,很多仅仅是基于观察的记录和建立在简单观察上的没有实验基础的想当然。即使在其中有限的实验内容里,很多实验设计在今天的已经相对完备的心理学实验标准来看竟然是完全错误的。
影响西方心理学、认知学、教育学的所谓维果茨基学派其实是少数西方学者把自己的理论假托古人的结果。
托古是认知心理学上的一种典型的利用人类认知谬误增加自身信息可信度的手段(骗术),我国的很多古籍经典,都没有那么古,很多是后人自行在古书基础上自行删减、增加甚至完全自创的作品,清代繁荣发展的考据学就是通过包括音韵辨识的科学方法和逻辑思辨基础上对古籍辨别真伪的学术。
这些研究结果一经发表,学术界研究维果茨基的热情也就迅速消退了。
维果茨基的学说是托古的,那么是不是说这个学派里的学术成果包括支架式教学法也都是假的,错误的呢?
当然不是。
检验假说和教育方法是否正确有效,依据的是科学的实验设计和对实验结果的分析,并不因为某个伟大的科学家说过就一定是对的,也不因为这个科学家没有说过,就一定是错误的。
维果茨基本人的假说主要集中在语言与文化对人类智力的培育开发方面,美国国家科学基金长期资助的研究通过多年广泛收集的数据发现,在不同地区、不同收入条件的家庭里,2—7岁的幼童接受的教育和日常交流里,父母、幼儿园和小学老师普遍只注重语言交流,维果茨基的假说可能正是基于这样的个人观察上。但是就此忽略人类智力中很关键的数理逻辑部分,显然是说不过去的。
在同样的跟踪调查研究中发现,关键的数学能力相关的教育只占全部与幼儿沟通时间的6%,这其中大部分时间还都集中在对整数的认知和加减法、乘法的口诀背诵上,几何知识、比较与测量、逻辑推理的教育内容占比仅仅1%。那么,很有理由相信,儿童智力发展只与语言能力相关的假设仅仅是因为在人类的早期,很少接触数学内容而已。
美国为主的西方国家的调查研究中,用科学的手段,精确的测量标识出了不同年龄阶段幼儿有着不同的数学知识理解水平,比如学龄前孩子无法使用Number Line理解整数的概念,7岁以前的孩子难以理解测量单位的概念,10岁的孩子对分数的理解很困难(很让人惊讶的是,有41%的成年人终身都不掌握有理数的概念,仅仅靠记忆运算规则的方法进行分数运算,也因此在步入中老年后很快丧失了进行分数计算的能力,造成了数学无用论的广泛市场。如果你不相信的话,请点开快手进行搜索,会发现在教孩子解1元1次方程的视频下,有大量的成年人留言表明自己不会解1元1次方程,已经忘记解法了)。
后续的研究,基于人类早期进行数学学习的关键时间点,辅以教学上的积极干预与帮助(支架),很快就取得了良好的结果,甚至于6岁前的积极干预与18岁时的包括数学在内的学习成绩直接正相关。由此,我们不但证明了维果茨基未能完成的近侧发展区间的假说的正确,也证明了支架式教学法的用处。
正是基于这样的研究,才有了现在热门的STEAM教育,目前为数不多的结果已经显示,在儿童教育中,采取多种形式,尤其是计算机工具教学使用,很有可能对数学的学习有超越传统教具的效果。
比如我们采用传统的木头塑料教具进行几何形状的学习,可能远远不如使用3D建模工具创建的虚拟模型的效果。
所以,还等什么,一起来学编程吧。
Tags:
Zixi
Unity China - Marketer
16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