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fications
Article
I know that I know nothing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Updated a month ago
96
0
2019年小知识系列(二)
我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这句著名的苏格拉底悖论是他的学生柏拉图告诉我们的。
一年一度的两会结束了,教育部陈部长提出了今年的工作目标,让宝宝高兴,给孩子们减负,给家长们减负。很快,我们在周末就看到了各届非教育社会人士的集思广益,有说要取消英语学习的;有说要放弃刷题教育还天才公平、让“庸才”享受快乐成长的。
由此引发了朋友圈的各种激烈辩论。陈部长说了,关于教育一万个人有一万种说法,什么人都敢发表评论,可能说的就指是这种情况吧。
今年教育部的工作目标里,有人工智能,跨学科教育(STEM的标准翻译),还有VR我们Unity与这三者都相关,甚至可以说比较有经验,就我们的经验和专业知识来看,这三者都不简单,涉及到的学习内容相当的多,怎么做好既给孩子和家长减负,又能把相关的知识和技能真正的交给孩子绝对不是一件容易做到的事情。
为了避免成为第10001种说法,请允许我借助人类历史上伟大的老师们的看法分享一下我们的实践。
今天从苏格拉底和支架式教学说起。
油画《苏格拉底之死》,画中一手指天的苏格拉底被宣判死刑后,没有逃跑,而是在饮下毒芹汁前最后的时刻也不放弃给自己的学生们授业解惑(坐在床前低头的老者是柏拉图,历史上这个时刻他还很年轻,也不在场)
周末的时候,朋友圈里分享了一道幼升小的面试题。
幼儿园小朋友排成一列,从前往后数,小明排第5;从后往前数,小明排第6,请问队伍里一共有多少个小朋友?
题目对家长来说很简单,但是朋友分享的幼升小辅导班里的解题方法却很有点问题。
解法是这样的,5+6-1=10,前面的+后面的-小明算了2遍的=总人数
解法本身没有问题,问题出在,这个解法是以口诀的形式教给孩子的。
于是这个学习/转移的过程实际上就变成了这样:
这里的问题往往会出在与原始题型的比较环节。
如果下次碰到的题目,仅仅是替换了数字5和6,记住口诀的小朋友应该不会做错的。
我们改动一下题目:
小明的前面有4个小朋友,后面有5个小朋友,一共有几个小朋友呢?
题目明显变简单了(据说上面那道题是从这个简单的加法版本改过去的),但是如果小朋友只记住了以上的口诀,难免就会做错。做错了,家长和老师一般会说,是粗心(没有发现题目变了),是语文能力不行(不理解排序的意思),是机械的套用公式(套用的时候应该先改成序数),由此,很可能还会引申到教育孩子自己要会举一反三,要学会找不同的解法。
2500年前,苏格拉底表达了一种不同的看法。
苏格拉底认为,这种数学题,不用教,人与生俱来就会,关键看老师怎么通过巧妙的问题,一步一步的把“知识”从学生的脑子里引导出来。
柏拉图记载了苏格拉底教文盲奴隶勾股定理的故事。
苏格拉底在地上画了一个正方形,问奴隶,如果要把这个正方形的面积变成现在的2倍,我该如何改变边长?把边长变为原来的2倍可以吗?
奴隶回答,是的,把边长变为2倍。
苏格拉底于是做了下面的图画:
然后问奴隶,边长变为2倍,面积变为4倍,对吗?
奴隶点点头。
接着,苏格拉底又画了一幅图
然后问奴隶,你是否同意,用刚才正方形的对角线画出的正方形,面积是原有正方形的2倍。
以上故事里的边长,面积,对角线等几何名词是我为了描述方便自己改写的,苏格拉底的奴隶对这些基本的平面几何概念一无所知,但是他通过苏格拉底具象化的问题设计,自行领悟了勾股定理中一个简单特例,比背诵口诀要记忆深刻的多。
今天我们知道,我们人类不是生而知之者,但是,学习的过程确实与大脑中已有的知识储备相关。学习的过程是一个把已有的知识与新的知识建立起联系的过程。
即将上小学的孩子不用学习,他们的脑神经网络中已经发育具备了数字排序(数数)的能力,在手眼脑的共同作用下不仅可以辨识数量的多少,还可以“自然”的进行加减法的运算。
如果不用口诀,而采用类似于苏格拉底的教学手段,也来画个图:
对于即将幼升小的小朋友来说,这种教学的效果要好的多。
这种教学方法有个名字,叫做支架式教学
教学工具的设计,课程的设置,教师的作用都应该起到脚手架的辅助作用,既不能让内容过于简单,也不能采取直接灌输和记忆的方法,而应该根据学生的现有能力和知识,根据教学的目标,稍稍提高难度,帮助学生更上一层楼。

Tags:
Zixi
Unity China - Marketer
14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