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tifications
Article
何谓《独行》?
Updated 14 days ago
64
0
游戏电影评测
作者:UUG 高珊
想要给《独行》写一篇评测,一直在拖。而使我决心动笔的,则是在Weplay亲眼见到了三郎之后(嗯?这个似曾相似的开场白?→《WILL:美好世界》:“即时”的小说杂志)。
在我第一遍看这部影片的时候,我给出的评价是这样的:
“我想任何一个看过这部片的人,都会拿来和大电影比较。说实在的,<Indie Games in China>,如预期一样不是特别好看,也远比不上<Indie Game: The Movie>,游戏人的状态、中国独立游戏现状、拍摄剪辑的水平,都没有达到。
与<Indie Game: The Movie>给开发者们的激励、传递出的独立游戏开发的价值不同,<Indie Games in China>只展示了现状,尤其是可被称之为中国顶尖的独立游戏开发者们的生存现状。
另,steam版本非常之卡,我一直卡在片头,最后还是买了爱奇艺的会员[手动狗头]。”
我想任何一个看过、甚至是想要看《独行》这部影片的人,都会将其同《Indie Game: The Movie》相对比,毕竟曾暂名为《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的《独行》,是一部关于中国独立游戏的纪录片,是“希望能够像 Lisanne Pajot 和 James Swirsky 一样,忠实地记录这个年代独立游戏开发者们的故事”。
每一个这样做的人,都会失望,如同我一样。
因为《独行》并没有带来相似的感动。
然而,从没有人说过,《独行》,或是《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就是《Indie Game: The Chinese Version》。
明确了《独行》并不是翻拍一个《Indie Game: The Movie》之后,就会有这样几个问题:
问题1 同样作为记录这个年代独立游戏开发者们的故事,为何两者给了我们不同的观感?
(其实这个问题可以不那么委婉,为何《独行》没有给我们更好的观感?)
其一,《Indie Game: The Movie》(以下简称为《大电影》)讲述的是三个独立游戏开发团队的创作历程,在不同的团队间切换时,总会在切换后,以文字、游戏录屏、或是与游戏特性相近的配乐,给出提示,使得观者意识到,从这里开始,讲述的是另一个团队的故事。而在《独行》中,类似的提示太少了。《独行》介绍了五个团队,如果观者对于这几个团队不熟悉的话,非常容易跟不上影片叙述的节奏,这个时候观者就会处于一种,一边观看影片,一边还需要思考:“这到底是哪个团队?”
其二,《大电影》里的时间线非常清晰,在片头介绍完主角后,从独立游戏“行业”现状讲起,三个团队的故事基本均以时间顺序或是游戏开发进度来进行展开,这使得每个故事即使裁剪开,也可以衔接起来。与此同时,三段故事的发展也都从轻松转至沉重、紧张,然后再舒缓走向结尾,整体的情绪曲线是基本保持一致的。
而《独行》中每个团队的故事,虽然也沿着时间的顺序进行展开,但剪辑并没有着重去强调时间的顺序,这使得整片似乎是一个开发者访谈集合,而不是故事。
其三,这也是我最在意的一点,两个电影中,都可以从开发者的陈述中强烈地感受到他们对待游戏的态度:热爱、抗拒商业游戏、独立、坚持、就算死也要做下去、不被理解的孤独。而《大电影》又多了两点:享受、自我表达。
享受
熟悉我的人可能会知道,我最近在学街舞,我的某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禅系街舞老师在课上曾经这样说过(有修改):
“搞艺术的最重要的就是要开心嘛,一堆人在一起,有吃的、有喝的就够了啊。”
这其实就是享受。
在《大电影》里是这样体现的:Tommy列举《Super Meat Boy》里的小彩蛋停不下来,Fish和Jerry讨论到《FEZ》里的像素艺术时满足又开心,Edmund眼含泪光地说:“Hey, I know two guys made this. Maybe I can make something too?” 这些都是在告诉观者,这些独立游戏开发者不仅是在坚持着自己的梦想,还在享受这个坚持的过程。而在《独行》中,“享受”这个元素的比重就小了很多。
自我表达
《大电影》中,Blow因为玩家正面的评价没能深入理解《Braid》而disappointed,Fish将《FEZ》的故事比作自己的生活——需要自我重组与重启的宇宙,Edmund看到自己小时候的画之后说:“This is just like the game.”
这些开发者们将自己的经历、生活,通过游戏来表达自我的过程,在《独行》中很难看得到,其拍摄没有考虑到对游戏开发者们内心世界的挖掘。可以说《独行》的拍摄展示了作为开发者的“我”为什么要做这样一款游戏,而《大电影》展示的则是游戏是怎样表达自我的。
问题2 《独行》到底是部怎样的影片?
那么,从上一个问题中我们可以看到,《独行》的定位从根本上就不同于《大电影》,正如《中国独立游戏大电影,用独立的方式记录独立游戏》中所述的一样,《独行》所展示的就是现在这个年代,中国独立游戏开发者们的故事。也就是说,现状。
与其拿《大电影》来对比,我觉得拿《二十二》来类比更为合适一些——两者都没有过于刻意地刻画人物的个性、故事的发展,而是着重放在开发者最自然状态下,对已经历的开发过程、现状的描述。因此虽然结构更加混乱,却在整体上给人以一种统一的氛围感受,对于《二十二》而言是沉重,对于《独行》而言就是踽踽独行。
而踽踽独行仍缺少了一个部分——享受。
或许是因为影片拍摄时只有《蜡烛人》进行到了发售阶段,没有办法拍摄到足够的素材,因而也没有办法在影片中添加这部分的内容。影片结束了,却并不完整。踽踽独行并不只是孤独、艰苦,更重要的是在独行之时的享受。
这次有幸在Weplay见到了@拼命玩三郎‍ 、@王妙一‍ 、远扬、天音、Jacky、@希罗‍ 、@李北镇‍ 等等开发者,可以说每一位开发者都享受在游戏展会的氛围中。如果说游戏展会是游戏人的天堂,那么Game Jam就是开发者的狂欢,游戏创作则是自愿享受的苦累,有享受才是创作。
最后借用一句座右铭以互勉:
努力工作拼命玩!

Tags:
Comments